大洪君

本命洁癖士弓不逆,士郎攻坚定不动摇,推逆家抱歉忍不了,【不接受双tag】不满请双向【冷漠】

迪卢木多相关

【lof弧很长,经常看不到消息,找不到人加qq1745459456】

图一【出了,图片删除不掉】

图二迪卢相关

左上剑枪扶她本【出了】

右上双枪微金枪

左下是金枪本

右下迪卢中心【出了】

右上左下两本打包115爽快的包邮

生日快乐,虽然大概是个伪生日,不过,该庆祝的还是要庆祝的。

你们一直没变,希望我也不会变,能够一直喜欢下去。

能在抵达终点的那刻有资格说一句

“过客很多,我一直都在。”


Lof压画质啊……手机里直接看还挺清晰,过来就糊得看不下去了。

虽然很努力的尝试画生贺,不过技术不到家脑子里的效果画不出来,只能拿出这种程度的生贺多少有点可惜。

明年的份我会努力的。

【Fate】用生命八卦03


我放假啦,时间从未消磨我对cp的爱,但是,感觉戒食太久,有点脑补过头的后遗症,ooc见谅。




03


红:有没有什么一起度过的纪念日,或者特别值得纪念的事情呢?像第一次约会纪念啦,恋爱99天啦,相爱一周年之类的!一起庆祝吗?不准跳过!

阿茶:呼,那样就太强人所难了,不过我希望有卫宫士郎下地狱纪念日之类的,那样的话每年都会按过年的标准庆祝。

士郎:………不管怎么说,当着本人的面说要庆祝别人的死期也太过了吧…【脱力】事到如今还想着杀了我吗!?

红:我的锅,我不该问这种悲惨的问题,【土下座,我申请辞退编剧!】卫宫君呢,好歹是恋人了吧!真的没有一起过的特别日子吗?!

士郎:呃……我想目前还没有这种日子……非要说的话……老爹的祭日吧,会一起去祭拜之类的。

红:……这真是一个耿直的boy。【目死】

士郎:总觉得这句也不是夸奖………


红:错觉!是诚心的夸奖哦!!!

红:下一题,下一题,在特定的一些日子,像生日、情人节、圣诞节和新年的时候会一起过吗?

士郎:唔……

红:等一等!如果是像老爹的祭日,教会大狗的祭日,隔壁老王的祭日!我拒绝听到!!!【冷漠】

士郎:好,好的。节日大家都会一起过,远坂,saber,伊利亚,lancer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会过来蹭饭,比较热闹,不过Archer有在工作,有时候节日也要上班,就没办法一起过了。

红:不能一起过的话卫宫君会很失落吗?

士郎:谁会失落啊,又不是小孩子了!稍微有点遗憾罢了。

阿茶:哼姆,爱撒娇的小鬼。【别过脸】

士郎:才没有撒娇……

红:等等,总觉得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又觉得什么都没懂。【看着两人之间粉色的背景,,,咀嚼】

【台下绿色的眼睛更加亮了,密密麻麻的咀嚼声毛骨悚然】

红:嘛不想了,大概是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接下来是,平时会送对方礼物吗?自己有想收到礼物吗?

士郎:礼…礼物?【看了一眼Archer蹭的一下脸红了】

阿茶:小鬼,收起你那张蠢脸,你不会是在想什么糟糕的事吧。【危险的眯起眼】

红:真是耐人寻味……【看了看士郎,再看了看阿茶】

士郎:咳咳!才没有想奇怪的事!【礼物的话也只有圣诞节那次了吧……】

阿茶:哼姆……总觉得你现在的眼神让人很不愉快。【糟糕的回忆】

红:所以说礼物……

阿茶:没有那种东西。

士郎:嗯………

红:…………咳,会在意与对方在年龄、身高或地位上的明显差距吗?在意吗?在意吗?卫宫君和Archer先生还是蛮有对比度的!

士郎:那个……身高稍微有点在意啦……不过我还会长!【每天两杯牛奶即使被嘲笑也要坚持!】

红:感觉不止一点呢【分明就相当在意吧!】

阿茶:死心吧,继续下去也只是浪费牛奶而已。【闭起一只眼挑衅】

士郎:可恶!Archer你等着我绝对会长的比你高!

阿茶:啧啧,做的到就试试看啊,现在看来也只是笨蛋愚蠢的痴心妄想罢了。【哎呀哎呀】

士郎:身高这种东西又不是一夜之间就能长出来的吧!Archer你才是笨蛋吧!

阿茶:哼姆,我可不想被笨蛋指责。

士郎:说别人笨蛋的家伙才是笨蛋吧!

红:……呃呃呃【一脸懵逼jpd 感觉回到幼稚园了,好怀念】

导演:控制进度!不要工资了吗!【大写加粗】

红:你们不要为了我吵架!【捧读,妈的觉得自己好智障】

士郎:………【???】

阿茶:……【这个主持人该吃药了】

观众:………【臭不要脸】

红: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好歹效果显著嘛,下一题,哎呦,这题真让人害【ji】羞【dong】两位还满意对方的长相吗?对对方的身材看法如何?要诚实!!

阿茶:啧,脸还可以,乳臭未干的身材我就不评价了。

士郎:………脸很帅!我对硬邦邦的非洲人身材也不想评价!

红:………你们认真的吗,总觉得有点……【不要脸】

阿茶:哈,硬邦邦的还真是抱歉,对我那么不满的话就自己睡啊!


红:……好像套出不得了的东西了。

观众:……【(⊙o⊙)哦(⊙o⊙)哦】

士郎:唔……你,你以为我想和你这样变扭的家伙一起睡吗!那是因为家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了!【不认输】


阿茶:呵,既然如此,我明天就搬到凛那里去,想必saber也不会介意的。【冷淡】

红:糟糕这是要回娘家的节奏,卫宫君快点哄回来!不然就要去隔壁上《亲X娘舅》了!【╭(°A°`)╮】

士郎:不行!唔……saber和凛都是女孩子吧!嗯,没错,太不合适了!

阿茶:嗯,是这样没错,那我就搬到lancer那去好了,刚好在找合租的样子。


士郎:那也不行!你哪里都不准去!那个……唔……藤姐要是吃不到你做的饭,又要发脾气了!

阿茶:啊啊,真是麻烦的小鬼,是你自己说不要一起住的吧。

士郎:我才没有说好吗!明明是Archer你自己随便歪曲别人的意思!

阿茶:哦?你的意思是这是我的错喽?【挑眉】

士郎:唔………我错了。【小声】

阿茶:你说什么,这种音量蚊子都听不见吧。【邪笑,其实听的很清楚】

士郎:我说!我错了!我对你全身上下都满意的不得了!麻烦你和我一起睡!【吼出声】

观众:…………【(*/ω\*)(*/ω\*)】

阿茶:……不要说多余的东西!你是笨蛋吗!【表情微妙】

士郎:所以,Archer……

阿茶:我知道了,你给我闭嘴!【捂脸】

士郎:唔………说起来,洪桑呢?


红:唔【咀嚼咀嚼,吞咽】……卫宫君,还记得我吗……真是让我感动的无以复加,我是前面被可怕的气场挤下台吃狗粮的大洪。【嘴巴塞的满满的,灰头土脸的打招呼】

士郎:……【尴尬】

阿茶:……【冷漠】


红:看来现在已经和好了,那么我可以开始挑拨……咳咳,那个…进入下一题了,会爱屋及乌,对和他长相或其他方面相似的人产生好感吗?这关系到节目顺利进行,不能跳过哦。【兴致勃勃】


阿茶:呼,真是十分微妙的题目啊,我是没有这种变态的爱好啦,如果真的出现这种人估计厌恶的可能性更大点,这个有思维扭曲的小鬼就不一定了。【咂嘴】

士郎:什么嘛,说的我好像很没操守似的,如果像你这样嘴毒的家伙那还真是敬谢不敏。

红:不嘴毒就没问题了吗?【盯】

观众:……【盯】

士郎:呜哇……当,当然也不会的吧!我可是专一的男人!【被一片绿油油的灯泡眼吓到】

阿茶:啧,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红:啧,我想起了之前的都市传说……嘛,卫宫君看起来还是很靠谱的。【注:关于士郎拍摄了后宫游戏之后,被传言被看一眼就会怀孕。】

士郎:唔……

红:接下来是相当经典的题呢,简直各种玩坏,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两位觉得对方是?

士郎:我觉得是猫吧……白色耳朵尾巴的那种【想起不太好的画面】

红:赞成,我觉得Archer先生很像暹罗猫呢。想想就觉得萌出血了!被堆成圆圈的脏衣服困住之类的………【鼻血】

观众:嗷呜!!!!!

士郎:洪桑!你流鼻血了!【惊】

红:咳咳,没事没事,那Archer先生觉得卫宫君像什么呢?【飞快擦掉】


阿茶:蟑螂,蚊子之类的吧,打不死还会越来越多,无论见到几次都想消灭掉的东西。下地狱去吧!【表情阴沉】

红:等等!一般不都是可爱帅气的动物吗!这一下就变成四害什么的好残忍!我都不敢问下一题了!【╭(°A°`)╮】

士郎:嘛……Archer才不可能对我说出好听的话,真的那样的话估计是被掉包了。【沮丧】

红:卫宫君你气场怎么那么灰暗啊!!居然连反驳都放弃了吗!!音响师把小白菜关掉!谁让你放的!二泉映月也不行!振作起来啊卫宫君!!

阿茶:啧,这点倒是和犬类幼崽一样。【不情愿的改口】

红:对对对,蟑螂之类的就忘掉吧,Archer先生觉得是什么样的犬种呢?

士郎:……【等待】

阿茶:…………柴犬吧。【别开脸】

红:给Archer先生这样一说……我已经忘了卫宫君原来的长相了……画风变得太快,自带灿烂的阳光绿油油的草原背景是什么情况,心象风景吗这是?!【措手不及.jpd】

【有杀气,可是是从左边墙壁透过来的】

红:拖隔壁的福,我一下子冷静下来了,好,既然如此,如果某天开始对方突然变成了这种动物会怎么办?

士郎:变成猫吗?【糟糕的画面】

阿茶:小鬼,你果然在想一些令人不快的东西。

士郎:唔……才没有!我,我只是在想要先养起来,再去找远坂一起找变回去的方法。没错,就是这样。【点头】

红:那Archer先生呢?卫宫君变成柴犬幼崽的话应该很可爱吧!!

阿茶:那真是让人困扰,master是一直柴犬什么的,想想就让人十分羞耻。虽然拥有了形体之后需求的魔力少了,不过要是因此影响到魔力供给…………真是…太糟糕了………【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神色异常】


红:为什么画风一下就变得那么X爆……绝对不是我一个人吧,学术党什么的太讨厌的!就不能单纯一点吗!爱呢!【语无伦次】

阿茶:哼姆,所以请给出一些现实的问题,说实话,刚刚的题目已经让我产生心理阴影了。

红:……这个锅我不背!都是编剧的错!导演辞退他!【画风急转】

圣诞夜惊魂【8】

深夜了!快上车!

请收下我最后的波纹,这辈子都不想写肉了【生无可恋脸】因为没脸再看一次……所以没改……上车的乘客请自带逻辑处理器。

http://www.spinates.com/post/2815

圣诞夜惊魂【7】【浴室注意!】

扭到浴室了,强行逻辑也是有点病。

越级打怪,将就下………因为思维发散写到其他play去了……打算接着码………先发这部分……

http://www.spinates.com/post/2815

圣诞夜惊魂【6】

确定了,后面还有一站算练习吧…………【士弓太萌了呜呜呜】

http://www.spinates.com/post/2815

圣诞夜惊魂【5】

换回公车,肉中戏站到了,请乘客们抓稳扶好。

http://www.spinates.com/post/2815

圣诞夜灵魂【4】

深夜开车,这次是有病的私家车,可以不上……上了的话………看准机会跳车,禁止殴打新手司机
http://www.spinates.com/post/2815

圣诞夜惊魂【3】

前戏站到了,触雷的乘客请及时下车……

夜深人静开车http://www.spinates.com/post/2815

圣诞夜惊魂【2】


这个完了之后就是………搞笑的肉戏……没错,搞笑的。

估计会雷到,大家看情况抽身自保哈233333

【2】

啊……这是报应吧。

左脸毫无疑问给划破了,细小的血珠从伤口处渗出,伴随着快速愈合时麻痒的痛感。

Archer没有注意到自己平整的指甲已经变得尖利——不,倒不如说他没想到自己会突然做出抓人的举动。

被强加的本能所控制让Archer再次皱起眉头。

“ny……唔…你,没事吧?”大概是过意不去,Archer变扭的开口询问。

“唔…”

士郎倒没有生气,只是——打量着Archer,刚才那个行为……也跟猫咪被惹急了一样呢。

仿佛注意到他的视线,Archer颇为不爽的别开了头。

看到了掉落在一旁的卡片。

糟糕,士郎想把卡片拿回来,Archer察觉到对方的意图,先一步拿到了。

“一次性魔术道具…打开前许愿,可以收到自己想要的礼物……”Archer冷漠的读着的卡片。

士郎尴尬的收回伸出的手。

“……所以,这就是你想要的么,卫宫士郎?”嗤笑一声,嘴角勾起揶揄的弧度。

“我可不记得哪个自己有这种爱好,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了,小鬼。”

Archer抬头看向一边故作镇定的卫宫士郎。

因为克制着口癖而不自然的声线,杀伤力也相对减弱了,对上Archer带着怒意的眼神,还是让本来就有点心虚的士郎稍微别开了视线

造成这样的结果确实是意外,虽然和他也脱不了干系。

“吭——我,我才没有!”没什么底气的反驳。

啊,这种局面,仿佛一瞬间又回到了刚和Archer相遇的那段时间了……

“啧…”Archer停止了这种无意义的对话。

即使已经摸索出了对付口癖的方法,这种样子要是一直没办法恢复的话——那就太糟糕了。

士郎强迫自己把视线从不停晃动的尾巴上收回,虽然这样容易看出情绪的Archer也很有趣……

“咳——那个,Archer,”
看到白色的猫耳像雷达一样转向这边,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有在听吧。

又有点想笑了,不过士郎可没打算再挨一爪子,“唔……要不要试试灵体化看看?”

像是在思考可行性,尾巴保持着自然后翘的弧度停下了。

接着Archer本体就消失在空气中,平时靠契约便可以察觉到英灵所在之处,现在即使是普通人也可以轻松找到吧。

毕竟悬浮在空中的那对明显不属于人类的猫耳与不自觉晃动的尾巴实在让人无法忽视——只是本体消失了而已。

这或许本就是对付英灵而研制的魔术道具吧——‘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士郎觉得自己的脸大概已经因为憋笑而扭曲了,牵扯到脸上的伤口,忍笑也变成一种酷刑。

“给我闭嘴!”实体化的Archer对着士郎脑门就是一个爆栗。

“明明没有笑出来好吗!Archer你这是迁怒!”其实并不是很痛,本来是打算抓过来的吧,及时的改变的方式以至于没用什么力道。

“哼姆!造成这种状况的笨蛋没有资格抱怨!”Archer有些气急败坏的说到,身后的尾巴也因为气恼频繁的甩动起来。

因为先前的灵体化,圣杯战争结束后就几乎没有见过的红黑色武装再次穿在身上。

加上猫化的部分……简直像在搞什么奇怪的羞耻play。

比全裸的Archer感觉还要让人难以面对,士郎的心情非常微妙。

脸上的伤口大概快完全愈合了,麻痒的的感觉彻底代替了刺痛感,以至于在这种精神飘忽的时候,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挠。

“嘶!…”这下搞不好要毁容了吧……

“ny……笨蛋小鬼,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姑且算作良心不安,Archer低头检查再次开始渗血的伤口,真浪费,细长的口子散发着些许魔力的味道,寻思着舔舔很快就会好……

等等不对——在哪之前身体却本能的动了。

士郎在对方突然的靠近下愣住了,

Archer靠近的身体带着熟悉的气息,双手搭在他肩上,温热的呼吸挑逗着他的神经,脸颊上湿润又滑腻的触感——Archer居然在舔他的伤口。

这个认知打破了先前游刃有余的状态,士郎的脸蹭的一下热了起来,心脏不受控制的悸动,这种动作完全是在犯规吧!

口干舌燥的吞了口口水,没有得到丝毫的缓解。

“Archer……”沙哑的声音带着情欲的意味。

"nya?"想要住口都来不及了,Archer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后,搭在士郎身上的手向前推去,想要拉开距离。

士郎先一步环住Archer的腰将人控制住,顺势把头靠在男人的颈窝,闷声闷气的控诉。

"……都是Archer的错,本来明明可以忍住的。”

“什……”男性的身体总是诚实的,下身被什么顶到,楞了一下,Archer黑着脸,怒极反笑,“继续忍着如何?”

"这是阿茶的责任。"理直气壮的抬起头,虽然这两年很努力的在锻炼,也只是刚刚步入不用踮脚就能kiss的高度而已……

"你还真敢说啊………对着这样的我起反应,在某些地方你还真是有所‘成长‘啊,卫宫士郎。"

虽然是挖苦不过却没有强烈拒绝的意思。

有戏!

"唔,就当是这样好了,圣诞节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的Archer实在是罪大恶极。"破罐子破摔的架势,任性的士郎自己都觉得幼稚,不过凛给的书还是值得信赖的。

《如何对付蹭得累》第一条,脸皮要厚。

给对方一副我就耍赖你能怎么办的架势惊到,Archer扶额叹了口气。

        "说这种话你都不会觉得羞耻吗………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啊……"

"即使这样,也不想被这样的阿茶说。"士郎盯着对方的发间的耳朵反驳到。

"到底是谁害得nya!"阿茶脑门上的青筋突突的跳动。

“总之,来做吧Archer。”没有丝毫心理障碍的直视男人还带着怒意的眼睛。

两年的时间,对付Archer的办法士郎基本已经摸透了。

果然,沉默了三秒后,Archer率先败下阵来

“啧——真是烦人的小鬼,已经能如此镇定的说出这种话了吗……还真是小看你的变态程度了——”Archer偏头错开对方灼热的视线,习惯性的反唇相讥。

“是是是,Archer你这话说了都有两年了,即使是病毒我也已经免疫了。”

士郎在对方变扭的默许下开始动作,轻轻用食指叩了黑色的薄甲,虽然看起来像紧身衣其实并不是来着。

“解除武装吧,Archer。”

“Ny——你,你不会打算就在客厅做吧!”

“啊,反正这里也没人——————别打!我知道了,去卧室总行了吧。”

在Archer带着威胁意味的瞪视下,士郎无奈的同意转移阵地。

再忍忍吧……

“哼姆!”Archer退后一步,转身离开客厅。

士郎追出去,正好看到Archer身后翘起的尾巴配合着身体的行动轻轻左右摇摆。

因为让他吃瘪所以心情变好了吗?

现在的Archer还真是好懂。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