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洪君

本命洁癖士弓不逆,士郎攻坚定不动摇,推逆家抱歉忍不了,【不接受双tag】不满请双向【冷漠】

【断腿系列】【士弓】机械恋人 3

*是我最喜欢的士郎无意识耍流氓环节,能和太太瞬间对上恶趣味脑回路真是太好了【笑】


*雷这类的不要看就好


*顺便今天也要吹吹我家太太


*细微修改


懒得和LOFTER斗智斗勇了,外链接吧,普通更新享受开车待遇


【Spinat- 【士弓】机械恋人】http://www.spinates.com/post/4841


碎碎念避雷向

关于士弓

这就不用说了,本命嘛喜欢四五年了,现在也经常初恋般的感觉。

士黑弓大概算拉郎?主要萌点是来源于黑茶语音夸过正义的伙伴很好什么的,就算记忆已经……就觉得大概和士郎相性突然不错【摸下巴】黑茶的结局让我深刻感觉到,单身不利于执行正义。

因为喜欢的太太的缘故对黑茶姑且算路转——cp粉

角色好感上升中

半年前开始和天使太太一起飙了不少大纲和台本,太太也慢慢开始出现实体掉落

吃独食感觉有点良心不安,所以开了断腿系列

断腿系列会出现士弓,士黑弓,卫宫兄弟+汪兄弟友情向,等等各种各样的梗向文划重点【梗向文】比较多

因为我发现别家那么火可能是因为比较能玩梗,我家老实本分局限性挺大的,几个码字棒棒的太太也不在,只能小范围自嗨了

顺便,我是吃枪受的,除了双枪五四不逆,且不吃弓受最火的那对【对朋友产的双标】

【断腿系列】【士黑弓】《贪婪前传》

又名《狡猾人类俏恶魔》

是开创士黑弓tag了大概,想了想还是没打士弓tag毕竟黑茶和红茶不是同一人

【断腿系列】【士弓】机械恋人 2

*因为没有把前传搞出来,有疑问的地方可以直接问

*稍微修改了一些地方

*日常吹吹我家可爱的太太

*本来没打算今天更,算是给评论姑娘的福利


第二章

“总之,暂时请你好好休息吧。”

“嗯、这样就没问题了,后续还请多注意润滑和保养,关节的部位是很脆弱的。啊,是的,尤其是您这个型号的手臂,怎么说呢、应该是设计上有些缺陷的样子……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建议您换、诶?这样啊,好的,我以后会帮您留意的,有的话会第一时间告诉您。嗯,不客气,请走好。”

重复着和善的笑容和清爽的态度,士郎送走了今日的最后一位访客。

哎呀,还真是有点累人。

正常的营业时间结束了,把门上的牌子翻成停止营业的一面,一边用金属仿制的手指揉按着左肩的肌肉,他一边向厨房走去。

今天吃点什么呢……整个上午都在画工作台上躺着的那家伙的构造图,回过神的时候匆匆吃了个午饭就开始了下午的工作,直到天都黑了的现在,哎、根本没时间出去采购,实在对营养剂这种东西不抱好感,现在能选择的也只有昨天剩下来的青菜和火腿了。

啊,还有客人送的鸡蛋和面包,那么晚饭就简单地做三明治好了……说起来,那家伙不知道能不能进食,看起来完全机械化的身体应该只是是靠仿生血液的运转提供能量的样子。

嗯,那个液体的成分也得好好研究一下,万一这里做不出来可就糟糕了,毕竟是那样的伤口,失去的量还不少吧,要是因为这种规模的“失血”而停止运作,怎么想也太让人难过了。

心不在焉地吃完晚饭,收拾好后,他带上了趁手的工具走进了更里面的工作间,没有围帘的遮挡,里面有什么一目了然。
那家伙当然是在的,不但好端端地坐在那里,甚至还用审视的目光把他从头看到了脚,最后发出了一声大概是嘲笑的冷哼声。

……干嘛啊,对好歹算救命恩人的自己这个态度。

心情立刻变成了微妙的不爽,他放下工具包,等着对方开口。

“哼、只是个半吊子小鬼而已……”男人低沉又好听的声音吐露着让人暴躁的内容,“那种看不过去的水平也敢随便跑出来看诊吗?连执照都没有吧,这可是违法行为,一不小心就会倾家荡产哦?”

啊啊、果然,这家伙不开口也就罢了,一旦开口,就没什么好话,什么半吊子啊看不过去啊,再配上那轻蔑的神情,真是恨不得揍他一顿。

尽管都是事实,但是这颗星球上既没有能学习和考取执照的地方,也没有第二个能够看诊的人员——不是没有,而是不能有,想必这一点对方不知道吧。

理智上能理解对方的想法,毕竟无执照营业确实在其他星球是严重违法行为,也总是能使人联想到许多坏事,可是感性依然咽不下这口气。

下意识忽略了这家伙在自己宅中乱晃过了的行为,士郎深吸一口气,说道:“的确,我的技术还有很大的不足,在你眼中看来,也许还没有达到可以得到执照的水平。”

坐在工作台上的男人挑了下眉。

“但是,我绝不是为了一己私欲才做出这样的事情。”士郎毫不畏惧地盯住男人锐利如刀的眼眸,“这里是,绝不允许任何人得救的星球,是被整个星际所遗弃的地带,这里的人都是不再被需要的放逐者……”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

“或许这些话在你听来自大可笑,但在这里能帮助他们的人只有我,也只能是我。”

【断腿系列】【士弓】机械恋人

*我只是和脑洞贩卖者,码字的不是我!

*我只是不忍心自己吃独食!才不是想让别人一起摔断腿

*灵感来自多年前看到的同人图!

*架空世界,前传有点懒就先不说了

*断腿免责声明

楔子

空间跳跃失败。
机体扫描中……
机体受损87.23%。
警告!能源核心受损,建议立即联系维修中心进行维修。
警告!机体受损严重,即将关闭控制线程。
警告!能源储量低于5%,即将强制休眠。

眼中留下的最后的影像,是遍布着沉重的阴云的、黑色的天空,和在微弱的光芒之下,属于少年的琥珀色眼眸。

解析失败。
面部认证失败。
信息记录中……
信息记录完成。

啊啊、这就是“记忆”,是“思想”,是机器的那部分难以运算出的东西。

那颜色,可真像落日的余晖啊。
不甘地、剧烈地燃烧着,就像将要燃尽生命一般,跳动着此生最为热烈的色彩。

他闭上眼睛进入休眠。

*第一章

哎、这可麻烦了。
士郎发愁地盯着手下的这具躯体。

怎么看都是最新的型号的样子,他无论怎么摆弄,也只能把破损的电线之类的重新用绝缘胶带粘好,破损比较严重的地方只好先用旧型号的零件做替换——这样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灵活地活动了吧,真是让人头疼。不兼容的新旧型号零件之间,虽然暂时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但是不管是材质还是制作过程,老旧型号的东西总是赶不上新的。

如果一直都是这样将就着使用,两边都会逐渐磨耗严重,很快就会报废的吧。

可是这个星球只是个大型回收场而已,目前恐怕没办法找到更合适的部件了,也只能暂时拜托这个家伙不要做剧烈运动了。

他收回为了解析构成而放在对方身上的手,把堆在一边的零零散散的工具收拾好,这才有时间去观察对方的样子。

说实话,刚看到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就算是在这颗星球上见惯了各种各样破损程度的改造人,但这样的还是第一次看到。

该说是只有头部还算完好呢、还是该夸奖对方还记得护住头部,肉体上的损伤并不严重呢,除了头部以外的地方都破破烂烂的,人的肢体以扭曲破碎的方式呈现时只能说是格外恐怖吧,断裂的金属骨架尖锐的部分戳破了仿生肌肉,腹部也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割开了巨大的裂口,里面跳动的心脏(机械泵)的搏动比正常要低上许多,碎开的地方涌出了仿生的血液——幸好不是红色的——看上去足够触目惊心了。

要不是他在惊吓中迅速先修复好泵上的伤口,这个家伙也许连遗言都没有就要死去了。

……说起来,机械化的程度这么高的人至少在这边从没见过,除了大脑外似乎都是机械体的样子。究竟是经历过什么啊,这家伙,总觉得微妙的不太舒服。

看着对方在休眠中皱紧的眉头,士郎也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算啦。总之命也保住了、接下来剩下的任务就只有等着这家伙醒过来了吧,这种高级型号会带着自己的维修工具也说不定,到时候再好好修理就是了。

稍微怀疑了一下自己的水平——毕竟这种设计闻所未闻,又没有图纸可供参考——士郎回过身,把工具箱放在一边,暂且打算去倒杯水喝。

几个小时的注意力高度集中也真够累人的。

——武器出鞘的声音。

在能反应过来之前,冰冷的刀锋已经抵在了脖子上,威胁般地向下压着,只要他略微动弹,那无情的金属就会割破血肉,带走他的生命吧。

少年哎地又叹了口气。

尽管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就是莫名地觉得有些无力。

“……我说啊、辛苦这么久可不是为了让你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他就像没有感受到杀气一般,抬起手指了指一旁,“想要回自己的东西的话,当时我就只找到这个了。”

脖颈上的压力稍稍轻了些,不过很快又因为士郎不配合的抬手而向下压去。

“真是的……想走的话,我不会拦你哦?”士郎继续说道,“但是、也有必要让你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啊、请不要乱动,我还没有开始焊接,这样可能会——”

噗通。

比人类倒地的声音更沉重一些,哎、果然是机械特有的声音,不过已经极其接近人类的肉体了,该说不愧是最新型号吗。

士郎想着,眼疾手快地接住了被对方无力地松开而落下的短剑。

“……失控的。”补完了最后的半句话,他再一次叹出声,把危险品搁在桌上后蹲下来,目视着倒下的男人那双有如钢铁般的灰色眼眸,确定对方除了怒视自己外什么也做不了后,舒活了一下右手的机械臂,稳稳地把对方横抱起来,重新放回工作台上。

“总之,暂时请你好好休息吧。”

生日快乐,虽然大概是个伪生日,不过,该庆祝的还是要庆祝的。

你们一直没变,希望我也不会变,能够一直喜欢下去。

能在抵达终点的那刻有资格说一句

“过客很多,我一直都在。”


Lof压画质啊……手机里直接看还挺清晰,过来就糊得看不下去了。

虽然很努力的尝试画生贺,不过技术不到家脑子里的效果画不出来,只能拿出这种程度的生贺多少有点可惜。

明年的份我会努力的。

【Fate】用生命八卦03


我放假啦,时间从未消磨我对cp的爱,但是,感觉戒食太久,有点脑补过头的后遗症,ooc见谅。




03


红:有没有什么一起度过的纪念日,或者特别值得纪念的事情呢?像第一次约会纪念啦,恋爱99天啦,相爱一周年之类的!一起庆祝吗?不准跳过!

阿茶:呼,那样就太强人所难了,不过我希望有卫宫士郎下地狱纪念日之类的,那样的话每年都会按过年的标准庆祝。

士郎:………不管怎么说,当着本人的面说要庆祝别人的死期也太过了吧…【脱力】事到如今还想着杀了我吗!?

红:我的锅,我不该问这种悲惨的问题,【土下座,我申请辞退编剧!】卫宫君呢,好歹是恋人了吧!真的没有一起过的特别日子吗?!

士郎:呃……我想目前还没有这种日子……非要说的话……老爹的祭日吧,会一起去祭拜之类的。

红:……这真是一个耿直的boy。【目死】

士郎:总觉得这句也不是夸奖………


红:错觉!是诚心的夸奖哦!!!

红:下一题,下一题,在特定的一些日子,像生日、情人节、圣诞节和新年的时候会一起过吗?

士郎:唔……

红:等一等!如果是像老爹的祭日,教会大狗的祭日,隔壁老王的祭日!我拒绝听到!!!【冷漠】

士郎:好,好的。节日大家都会一起过,远坂,saber,伊利亚,lancer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会过来蹭饭,比较热闹,不过Archer有在工作,有时候节日也要上班,就没办法一起过了。

红:不能一起过的话卫宫君会很失落吗?

士郎:谁会失落啊,又不是小孩子了!稍微有点遗憾罢了。

阿茶:哼姆,爱撒娇的小鬼。【别过脸】

士郎:才没有撒娇……

红:等等,总觉得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又觉得什么都没懂。【看着两人之间粉色的背景,,,咀嚼】

【台下绿色的眼睛更加亮了,密密麻麻的咀嚼声毛骨悚然】

红:嘛不想了,大概是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接下来是,平时会送对方礼物吗?自己有想收到礼物吗?

士郎:礼…礼物?【看了一眼Archer蹭的一下脸红了】

阿茶:小鬼,收起你那张蠢脸,你不会是在想什么糟糕的事吧。【危险的眯起眼】

红:真是耐人寻味……【看了看士郎,再看了看阿茶】

士郎:咳咳!才没有想奇怪的事!【礼物的话也只有圣诞节那次了吧……】

阿茶:哼姆……总觉得你现在的眼神让人很不愉快。【糟糕的回忆】

红:所以说礼物……

阿茶:没有那种东西。

士郎:嗯………

红:…………咳,会在意与对方在年龄、身高或地位上的明显差距吗?在意吗?在意吗?卫宫君和Archer先生还是蛮有对比度的!

士郎:那个……身高稍微有点在意啦……不过我还会长!【每天两杯牛奶即使被嘲笑也要坚持!】

红:感觉不止一点呢【分明就相当在意吧!】

阿茶:死心吧,继续下去也只是浪费牛奶而已。【闭起一只眼挑衅】

士郎:可恶!Archer你等着我绝对会长的比你高!

阿茶:啧啧,做的到就试试看啊,现在看来也只是笨蛋愚蠢的痴心妄想罢了。【哎呀哎呀】

士郎:身高这种东西又不是一夜之间就能长出来的吧!Archer你才是笨蛋吧!

阿茶:哼姆,我可不想被笨蛋指责。

士郎:说别人笨蛋的家伙才是笨蛋吧!

红:……呃呃呃【一脸懵逼jpd 感觉回到幼稚园了,好怀念】

导演:控制进度!不要工资了吗!【大写加粗】

红:你们不要为了我吵架!【捧读,妈的觉得自己好智障】

士郎:………【???】

阿茶:……【这个主持人该吃药了】

观众:………【臭不要脸】

红: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好歹效果显著嘛,下一题,哎呦,这题真让人害【ji】羞【dong】两位还满意对方的长相吗?对对方的身材看法如何?要诚实!!

阿茶:啧,脸还可以,乳臭未干的身材我就不评价了。

士郎:………脸很帅!我对硬邦邦的非洲人身材也不想评价!

红:………你们认真的吗,总觉得有点……【不要脸】

阿茶:哈,硬邦邦的还真是抱歉,对我那么不满的话就自己睡啊!


红:……好像套出不得了的东西了。

观众:……【(⊙o⊙)哦(⊙o⊙)哦】

士郎:唔……你,你以为我想和你这样变扭的家伙一起睡吗!那是因为家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了!【不认输】


阿茶:呵,既然如此,我明天就搬到凛那里去,想必saber也不会介意的。【冷淡】

红:糟糕这是要回娘家的节奏,卫宫君快点哄回来!不然就要去隔壁上《亲X娘舅》了!【╭(°A°`)╮】

士郎:不行!唔……saber和凛都是女孩子吧!嗯,没错,太不合适了!

阿茶:嗯,是这样没错,那我就搬到lancer那去好了,刚好在找合租的样子。


士郎:那也不行!你哪里都不准去!那个……唔……藤姐要是吃不到你做的饭,又要发脾气了!

阿茶:啊啊,真是麻烦的小鬼,是你自己说不要一起住的吧。

士郎:我才没有说好吗!明明是Archer你自己随便歪曲别人的意思!

阿茶:哦?你的意思是这是我的错喽?【挑眉】

士郎:唔………我错了。【小声】

阿茶:你说什么,这种音量蚊子都听不见吧。【邪笑,其实听的很清楚】

士郎:我说!我错了!我对你全身上下都满意的不得了!麻烦你和我一起睡!【吼出声】

观众:…………【(*/ω\*)(*/ω\*)】

阿茶:……不要说多余的东西!你是笨蛋吗!【表情微妙】

士郎:所以,Archer……

阿茶:我知道了,你给我闭嘴!【捂脸】

士郎:唔………说起来,洪桑呢?


红:唔【咀嚼咀嚼,吞咽】……卫宫君,还记得我吗……真是让我感动的无以复加,我是前面被可怕的气场挤下台吃狗粮的大洪。【嘴巴塞的满满的,灰头土脸的打招呼】

士郎:……【尴尬】

阿茶:……【冷漠】


红:看来现在已经和好了,那么我可以开始挑拨……咳咳,那个…进入下一题了,会爱屋及乌,对和他长相或其他方面相似的人产生好感吗?这关系到节目顺利进行,不能跳过哦。【兴致勃勃】


阿茶:呼,真是十分微妙的题目啊,我是没有这种变态的爱好啦,如果真的出现这种人估计厌恶的可能性更大点,这个有思维扭曲的小鬼就不一定了。【咂嘴】

士郎:什么嘛,说的我好像很没操守似的,如果像你这样嘴毒的家伙那还真是敬谢不敏。

红:不嘴毒就没问题了吗?【盯】

观众:……【盯】

士郎:呜哇……当,当然也不会的吧!我可是专一的男人!【被一片绿油油的灯泡眼吓到】

阿茶:啧,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红:啧,我想起了之前的都市传说……嘛,卫宫君看起来还是很靠谱的。【注:关于士郎拍摄了后宫游戏之后,被传言被看一眼就会怀孕。】

士郎:唔……

红:接下来是相当经典的题呢,简直各种玩坏,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两位觉得对方是?

士郎:我觉得是猫吧……白色耳朵尾巴的那种【想起不太好的画面】

红:赞成,我觉得Archer先生很像暹罗猫呢。想想就觉得萌出血了!被堆成圆圈的脏衣服困住之类的………【鼻血】

观众:嗷呜!!!!!

士郎:洪桑!你流鼻血了!【惊】

红:咳咳,没事没事,那Archer先生觉得卫宫君像什么呢?【飞快擦掉】


阿茶:蟑螂,蚊子之类的吧,打不死还会越来越多,无论见到几次都想消灭掉的东西。下地狱去吧!【表情阴沉】

红:等等!一般不都是可爱帅气的动物吗!这一下就变成四害什么的好残忍!我都不敢问下一题了!【╭(°A°`)╮】

士郎:嘛……Archer才不可能对我说出好听的话,真的那样的话估计是被掉包了。【沮丧】

红:卫宫君你气场怎么那么灰暗啊!!居然连反驳都放弃了吗!!音响师把小白菜关掉!谁让你放的!二泉映月也不行!振作起来啊卫宫君!!

阿茶:啧,这点倒是和犬类幼崽一样。【不情愿的改口】

红:对对对,蟑螂之类的就忘掉吧,Archer先生觉得是什么样的犬种呢?

士郎:……【等待】

阿茶:…………柴犬吧。【别开脸】

红:给Archer先生这样一说……我已经忘了卫宫君原来的长相了……画风变得太快,自带灿烂的阳光绿油油的草原背景是什么情况,心象风景吗这是?!【措手不及.jpd】

【有杀气,可是是从左边墙壁透过来的】

红:拖隔壁的福,我一下子冷静下来了,好,既然如此,如果某天开始对方突然变成了这种动物会怎么办?

士郎:变成猫吗?【糟糕的画面】

阿茶:小鬼,你果然在想一些令人不快的东西。

士郎:唔……才没有!我,我只是在想要先养起来,再去找远坂一起找变回去的方法。没错,就是这样。【点头】

红:那Archer先生呢?卫宫君变成柴犬幼崽的话应该很可爱吧!!

阿茶:那真是让人困扰,master是一直柴犬什么的,想想就让人十分羞耻。虽然拥有了形体之后需求的魔力少了,不过要是因此影响到魔力供给…………真是…太糟糕了………【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神色异常】


红:为什么画风一下就变得那么X爆……绝对不是我一个人吧,学术党什么的太讨厌的!就不能单纯一点吗!爱呢!【语无伦次】

阿茶:哼姆,所以请给出一些现实的问题,说实话,刚刚的题目已经让我产生心理阴影了。

红:……这个锅我不背!都是编剧的错!导演辞退他!【画风急转】

圣诞夜惊魂【8】

深夜了!快上车!

请收下我最后的波纹,这辈子都不想写肉了【生无可恋脸】因为没脸再看一次……所以没改……上车的乘客请自带逻辑处理器。

http://www.spinates.com/post/2815

圣诞夜惊魂【7】【浴室注意!】

扭到浴室了,强行逻辑也是有点病。

越级打怪,将就下………因为思维发散写到其他play去了……打算接着码………先发这部分……

http://www.spinates.com/post/2815

圣诞夜惊魂【6】

确定了,后面还有一站算练习吧…………【士弓太萌了呜呜呜】

http://www.spinates.com/post/2815